两生·花/两生花(人鬼情系列之九)(27)

她想这本不是一件很难的事,可是打了无数个电话才发现,竟然没有人肯帮她。他们敷衍着她,含糊其辞,左支右绌,而最终无一例外是表示爱莫能助。就连一向对她关照的李总裁也不肯应承她。

但是李总裁毕竟却不过情面,含沙射影地暗示了她,指给她惟一可以走的路——去找警察局长武同……

心爱闭上眼睛不愿意再想。

她作为杏仁儿或是任碧桃的一生都充满了凌辱与污秽,但与武同的一段,却堪称污秽中最污秽、屈辱里最屈辱的,是用血都不能清洗的孽迹。

幸亏都已经过去了。今世的她,风光荣耀,万人仰慕,什么仇也都报了,什么恨也都平了,可是,回忆闪现之际,却仍然不能心安。

留在记忆深处的伤痛是未待痊愈便已结痂的伤疤,表面上已光滑如夷,内里却还是流脓流血。只有真心爱自己才最了解,在她的风光荣耀的表面下,还埋藏着一个阴魂不散的任碧桃。

真心爱十分无奈。她将注视着李远征的背影,送他一路走好,或者说,是送自己的青春年华一路走过……

李远征一直留意她的脸色,见她神情悒悒,忙关心地问:“你是不是累了?”

“大概灯光太闪,照得有些头昏。”心爱推托,“吃饭就是吃饭,听歌就是听歌,最怕这样子老虎狮子狗一把抓。”

甄妈妈一旁听见,趁机说:“反正已经吃好了,你要是觉得吵,不如叫远征陪你出去走走吧。我倒是挺喜欢这些的,看得多,也好回去吹牛。”

甄先生也呵呵笑:“这酒不错,我得再要一瓶,你不会舍不得让老爸喝吧。”

心爱想一下,说:“也好。”李远征早替她取了大衣围巾来,两人便肩并肩走出酒店。

然而街上也是一样地吵,到处都是车声人声,更有小孩子手持荧光灯尖叫着奔跑追逐,小丑沿街派发汽球传单,乞丐们专门寻找成双成对的情侣搭讪,醉汉扶着广告牌在呕吐,纹身少女当街跳脱衣舞,有警察来阻拦,她竟与警察展开猫追老鼠,一边跑还一边兀自脱衣。李远征叹为观止,喃喃出声:“这一位,比刚才台上那个更不值。”

心爱却说:“也未必,她自娱自乐,至少不是为了钱,至少是真喜欢这么做。

“刚才台上那位好像也很自在。”远征说,“这就是大都市的浮世绘了吧?”

“一小部分。世界到处都有天堂和地狱同在,在乎你想看的是什么。”

少女这时跑近心爱和远征身边,嫌他们躲闪得慢了,发力一推,转瞬消失不见。那警察随后追到,先说一声“对不起”才继续追赶,十分狼狈。

李远征不怒反笑:“你说得对,那女孩子是在玩,警察却是做事,被追的反而比追人的人轻松。”

心爱走到一处喷泉边坐下来,看着天空默默出神。远征在她身边坐下,轻轻说:“我知道你一晚上都不高兴。”

“不见得。”心爱淡淡说,“来国外这么久,难得今天一家团聚,又有你这个好朋友不远万里来看我,人生如此,还要说不开心就未免太贪心了。”

“但是我们都不是你最想要的最想见的人。”

“我想他一定很忙。”心爱说,“他既然说了要来,却又不能赶来,自己也一定很为难。”

“忙与不忙完全在于个人价值观不同。”李远征终于负气说出:“卢克凡一直都有别的女朋友。”

原以为一言惊醒梦中人,不料心爱回答:“我也有别的男朋友。”

吃惊的反而是远征自己。“什么?”

“远征,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小白兔。人在好莱坞,怎么可能不懂得朝云暮雨及时行乐那一套?克凡怎么对我,我也怎么对他,也许我对他要比他对我好得多,但是不管怎么说,在他背叛我的那些日子里,我也并没有闲着。”心爱温柔地握住远征的手,“不过,我不愿意拿你做垫背。”

话已经说得很明白。她永远不会接受他,倘若会,也不是因为她爱上他,而是把他当代替品。李远征只觉一盆冷水兜头浇下,整个人清冷而警醒。

他绝望地问:“如果我情愿做垫背呢?做你生命中的芸芸众男之一呢?”

“那我也不会同意。”心爱越发坦白,“玩伴随处都是,好朋友只有一个,我才不舍得浪费。”

李远征益发绝望,近乎挣扎:“是不是只有朋友同玩伴两种关系可以选?”

心爱抬起头为难地看他一眼,仿佛在问:“那么你想做什么?”但她问出口的却是:“远征,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爱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远征心里有一句没说出来的话,我对你的感情就叫做爱了。但是他不敢,在伶牙俐齿的真心爱面前,他总有一丝犹疑,不敢造次。

有时候,他真是很想念从前哑口无言的甄心爱,那时他在她面前有多么自在从容。

也许,他从来都没有真正认清楚心爱。那时候心爱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直专注地凝视他,听他说尽心中烦恼。然而今天,心爱的眼睛看着天边,看着望不见的大洋彼岸,说话给自己听:“爱一个人的感觉,是连自己也无法左右的,不会计较得失,不去考虑将来,甚至值不值得的问题都不会去想。因为爱就是爱了,没有理由,没有解释,没有别的感觉可以取代。”

更没有别的人可以代替。

李远征知道,这便是心爱给他的回答了。他没有机会。心爱根本没打算给任何机会。真心爱认定了卢克凡,不论他是情圣还是浪子,是天使还是魔鬼,她爱定他。

他木木地说:“心爱,别介意我刚才的话,我是开玩笑的。”可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。他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认真。

心爱知道他没有开玩笑。他爱着她。他是真地爱她。比克凡对她的爱深沉十倍。可是那又怎样呢?她爱的是克凡,深沉一百倍一千倍。任凭全世界的珠宝横在她面前,也买不去她对克凡的爱。任全天下的男子站成队让她选,也抵不上她的克凡。

没有人可以代替克凡。除了卢克凡,她的眼中已经看不见所有的人,即使看得到他们的爱,也看不到他们的好;即使看得到他们的好,也不能以同样的好来回报。

她的心,只有卢克凡,只属于卢克凡。

她知道,这一次,她是真正失去李远征这个朋友了。远征这么多年对她不离不弃,是因为总抱着一线希望,觉得自己至少会成为卢克凡的替补,克凡不会永远光辉,在他的月亮背面、暗不见光的时候,或许真心爱的目光会有片刻地忽略他而留连在自己身上。然而他现在知道了,哪怕卢克凡十恶不赦,在真心爱心目中,他仍然完美无缺。自己就算可以等到月蚀,也等不到真心爱的回心转意。他终将掉头而去,将过去丢在脑后,去寻找他新的生活。

真心爱十分无奈。她渴望暮暮朝朝的相伴,无欲无求的恋爱,但她选错了对象,得到的越多,距离真爱便越远。

第十一章 二十五岁:婚礼与葬礼

没有婚姻的爱情就像是一个未曾成眠的梦,根本就是幻觉。

25岁应该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。然而心爱在这一年,却濒临绝地般的打击,因为卢克凡,终于决定结婚了。新娘,不是她。

这消息,还是从报纸上读到。大标题十分醒目煽情——《仙凡之恋:世纪末的爱情童话》。

卢克凡的演讲同样煽情:“在娱乐圈打滚这些年,什么都经过见过之后,终于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。于是好想停下来,过普通人的生活。”完全是天皇巨星的口吻。

他也的确曾红极一时,借着心爱,他曾在好莱坞大片中客串过一两回小角色,虽然演技平平,英俊小生的卖相也并不讨好西方观众,然而毕竟在外语片中露面,身价立即不同,上升为国际明星;同时,他又不甘寂寞地跻入“演而优则唱”的洪流中,录过两张歌碟,一度还上了周排行榜。堪称影视歌三栖明星。

西岭雪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