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生·花/两生花(人鬼情系列之九)(29)

再一次的卖身,使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。在她从了武同那夜便已经死了,留在世上的只是一具没有希望的身体;如今,这身体也随着金大班去了,她不知道她还剩下什么。

她领了金大班的尸首回来,守着哭了一夜,亲手为她清洗,亲手为她化妆,亲手给她装殓,又大操大办地将她发送了,感觉同时埋葬的,还有另一个自己。

本来她应该顺理成章地接手金大班的工作,做“百乐门”的新大班,但是武同叫她跟着他。她没有别的选择。

她不再懂得抗争。她一直都是个没有思想的女人,如今更成了一具行尸走肉,每天的任务,只是躺在床上等着武同来享用她,或者折磨她。

从没有见过比武同更加变态而残暴的男人。残暴到无聊。他兴致勃勃乐此不疲地变换着无穷的花样来折腾碧桃,欣赏她的呻吟与扭曲,以之使自己兴奋。

他甚至带她去看自己审讯犯人——那正是在中国历史上俗称为“黎明前黑暗”的时刻,刺杀与反刺杀、追捕与反追捕无日无夜不在秘密而张扬地进行着,而武同,正是历史洪流里漩涡正中浪尖顶上最热闹的一滴水。

她亲眼看到他是怎么样草菅人命的,她怕极了他,怕得连逃都不敢,连恨都不敢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听到他在电话里吩咐手下:“有可靠密报,那些反动传单都是从这个地址流发出来的,今晚他们在那里有个聚会,你现在马上带齐人手赶过去,宁杀错,不放过,领头的人叫卢克凡……”

卢克凡!

碧桃的耳边仿佛炸了一声雷,她几乎是想都不想,便翻身从自己房间的窗户里跳了出去,心思前所未有地清明,意志前所未有地坚定,身手前所未有的敏捷——她不能走大门,她不可以耽误一分一秒的时间,她必须马上去通知大少爷,叫他快跑!

整整一年了,她被拴在一头狼的身边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逃跑,却只是不敢。她在梦里和幻想中已经完成了无数次成功的出逃,再于清醒后发现自己仍然置身在这个华丽而恐怖的人间地狱。然而这一次,她不得不把计划付诸于现实了,为了大少爷。

——她得通知他逃跑,于是,也许他会带着她一起逃。

和大少爷一起逃亡的念头使得碧桃快乐起来,觉得整个人在飞。她义无反顾地奔向淮海路的脚步是轻快的,她甚至要感谢武同了,因为他让她知道了大少爷的下落,并且即将可以同他重逢。

可以与大少爷重逢了。阔别了他这么久,她终于又要见到他了。她有多少话要对他说呀,说码头的失散,说百乐门的华尔兹,说百货公司短暂的邂逅,说她对他的景仰与思念……

她几乎不能呼吸了,因为奔跑,也因为紧张,她提起旗袍的裙角,蹬掉高跟鞋,每向前奔跑一步,便离大少爷亲近一分。

上海的人民沉睡着,既不了解一场暗杀即将发生,更不察觉一段爱情独自开谢。

那只是一座很普通的上海阁楼,那里却有十几个不普通的热血青年和一台简易印刷机。那些青年正围着印刷机忙碌着时,门被大声地擂响了。

人们紧张起来,一边迅速地藏掖传单一边故作镇定地问:“是谁?”

而碧桃已经上气不接下气,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,只能拼力喊出一句:“卢克凡,大少爷——”

门打开了,站在门前的,正是克凡少爷。他看到碧桃,惊讶到了极点:“你?你怎么会……”

碧桃看着他,血与泪一齐涌上来,似乎张开嘴就会喷出,她本能地想要扑进他的怀里,想要紧紧地抱住他,想要跟他说很多很多的话,然而能够说出口的,只是最重要的那一句:“武同发现你们了,快跑——”

一个女声惊叫起来:“武同?警察局长武同吗?我们快走!”

还有人乱着要收拾东西,然而那女孩子果断地下命:“来不及了,什么都别理,快散开!分开来跑!”接着将大少爷一拉,“我们也走。”

碧桃看清楚,那正是在百货公司电梯上同大少爷一起的女学生,原来他们不仅是朋友,还是伙伴。她本能地跟着大少爷往外跑,刚才还忙乱着的房间一下子空了下来。

刚刚下楼,枪声便零乱地响起来。大少爷一手拉着女学生,一手拉着碧桃,沿着小巷七扭八拐地跑着,然而枪声虽然越来越稀落,却也越来越近,大少爷拉着两人拐进一条小巷子,将她俩塞在门洞里,说:“你们躲一下,我去引开他们。”

“不,我去。”是那女学生。

“引不开的,我们分头跑,他们就会分头追。”碧桃一生中都没有像今天、像此刻这样清醒明智过,她看着那女学生,明白了一件事:那女孩是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大少爷的安全的。

——女学生可以,自己也可以!

碧桃的眼中泪光闪闪,却忽然笑了一笑,宛如一朵桃花盛开。她松开一直与大少爷紧握着的手,在他心口轻轻印了一印,做出决定来:“你们俩都走,我留在这儿。”

卢克凡一惊:“可是……”

“他们看到我,大概就不会往前追了。”碧桃温柔却是不容置疑地说,“我是武同的人,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。”

卢克凡愣了一愣,电光石火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却在匆忙中不能理清楚。而女伴已经在催促:“她说得对,我们快跑。”并不忘了对碧桃丢下一句:“谢谢你,再见。”

再见?她和他,还会再见吗?

碧桃忽然无比震荡地清醒过来,她找了这么久,终于找到大少爷了,难道这么快又要说再见?难道重逢的快乐注定与她无缘,而她和他的今后便将从此永诀?

她一生颠沛流离,忍辱负重,何曾真心快意过?一生中值得纪念的日子并不多,而每一幕都莫不与大少爷有关。此时,却不得不重新告别他。

她看着他的背影,不知道这一次别离,又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再见。

她一生颠沛流离,忍辱负重,何曾真心快意过?一生中值得纪念的日子并不多,而每一幕都莫不与大少爷有关。此事,却不得不重新告别他。

她看着他的背影,不知道这一次的别离,又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再见。

卢克凡跑了几步又回头,看到她那个受伤的眼神,脚下不禁有些迟疑,却依着惯性向前趔趄着,而手也仍被身边的女子拉着,整个身子是一种向前的姿势,踉跄了几步,忽然停下,大声说:“等着我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然后掉转头重新奔跑起来,与碧桃越来越远,终于拐了个弯,消失在路尽处。

碧桃蹲下来,艰难地呼吸,想哭,然而已经没有泪。

她见到大少爷了,她救了大少爷了,然后她又失去了他的踪影。一切来得这样突然,一切发生得这样间不容发,一切都没有来得及想清楚,一切已成定局……

然后有人追上来,有人扭住她的胳膊,有人惊讶地说“是武同的人”,有人在争论该如何处置她——她都听不见,都不关心,等待她的无非是毒打与凌辱,而无论是将她送回到武同的公寓,还是把她送进监牢,其实都是一样的……

心爱蹲下来,紧紧抱住自己的肩膊,艰难地呼吸,大声地抽泣,想哭,然而已经没有泪。

那是她与大少爷在前世的最后一次见面。

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等着我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
可是,他没有。

他没有回来找她。他辜负了她。让她白白地等待了一生,荒废了一生,绝望了一生。

一直都是她在找他,从码头找到舞厅,从前世找到今生。

他却再一次辜负她,牵了别的女人的手走进礼堂。他终于是抛弃了她。

她白来人世一遭!

她来到人世的惟一目的便是为了找他,爱他。抽除她对他的爱情,生命便成为一片废墟,毫无意义。

西岭雪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