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生·花/两生花(人鬼情系列之九)(32)

“跟你回去哪儿?做什么?女佣还是情妇?”她咽了泪,一抹嘲讽的笑始终挂在嘴角,“不怕你那个标准贤妻打上门来吗?”

“我已经离婚了。”克凡苦笑,“古仙仙现在已经成了歌星,你没听说吗?”

她微微愕然。她没有听说过。她再也不关心任何娱乐新闻,以免听到卢克凡的名字。凡是他所经之地,她都回避三舍,没想到,他们还是在这里狭路相逢。

卢克凡三言两语解说短暂婚史,语气平淡,若无其事:“仙仙嫁给我,不过是为了草船借箭,目的是打入娱乐圈。我成全了她。很正常,当初我也是这样地利用过你。欠债还钱,只是我还错了对象。”

利用。他终于清晰地说出了这个词,承认了他对她的利用与亏欠。

这一生中,他遇到的所有人和事,都不过是你利用我,我利用你。唯有真心爱,却是对他永无索取地付出,不怨,不怒,永恒宽恕与奉献。

然而在他的婚礼日,她也终于愤怒了。她并没有指责他,报复他。她惟一的反抗只是让自己消失,再不肯陪衬他的生命。当她离去,他才知道,她早已是他生命一部分。他是那样那样地,舍不得她。

尤其当他听说甄先生甄夫人双双坠机罹难时,震惊之余,他多么疼惜心爱,他只想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去,陪伴她,安慰她,保护她。

可是,他却找不到她。

他无法想象,一夜之间变成孤儿的真心爱是怎么样度过这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的,他恨不能与她分担。她不在家里,她没有回好莱坞,她绝迹于娱乐圈,她到底去了哪里呢?
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们竟然在这样的境地重逢!

所有的不忍与不舍在久别重逢的这一刻,如火山爆发一样集聚到顶点,喷薄而出。

“心爱,心爱。”他哽咽地痛惜地一遍遍念着她的名字,目不转睛地凝望,直到她眼中的冷与抗拒一点点软化下来,终于温顺地任他牵住她的手,一路驱车来到漓江边。

初冬,将冷未冷,月落星沉,水淡风轻,寂无人声。他们久久地对望着,不说一句话,然后,他伸出手去轻轻地、轻轻地碰触她的长发,仿佛小心碰触一樽珍贵的瓷瓶。先是她的眉,她的眼,她的脸,她的唇,她的颈……

她的眼泪滑落下来。

他仿佛是一个神,而她是等待天神唤醒的睡美人,他手到之处,她便一点点鲜活起来,生动起来,温暖起来。阅尽繁华烟视媚行的眼睛又回复了年轻时代的单纯明亮,却又分明比往日更加妩媚而饥渴,原始而炽热,终于燃烧了他也燃烧了自己。

人性与兽性,情欲与性欲,爱与恨,相思与渴望,愧疚与悲伤,在这一刻都纠缠不清,化成一股巨大的力量,令他有着世界末日般的迫切。在静夜的江边,在车厢的后座上,他终于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,同时进入的,仿佛还有通往过去的记忆隧道。

在挣扎与胁迫中,在进退之间,他脑海中明灭起伏,终于逼近那秘密的中心,逼近宿命的根源。

天地之大,这一刻他只不过拥有她,而她亦只属于他。所有的激情与感知都被唤醒,所有的记忆与欲望都于此爆发,所有的辜负与亏欠都了然无憾,所有的孤独与渴望都心愿得偿。带着最原始的欲与最沧桑的恨,带着痛悔与补偿,他们交缠的身体挥汗如雨,抵死缠绵,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交会,是世界末日最后的狂欢。

一个不眠之夜。

但是天边微曦初露,黑夜与黎明交替之际,他却还是憩着了。

醒来,她已不再。车厢内弥漫着烟草、香水与彼此的体味,处处是狂欢的痕迹,座垫也还是温的,可是那痴缠而绝望的女子,却已经不见了。

车窗玻璃上,用口红如血地画着一行字:“REMBER ME!”

记得我!如此低微而绝望的要求!

他不禁怀疑,她所有的沉沦与挣扎,所有的心机与渴望,所有的逃离与回归,不过是让他记得她。他是一个没有永远的男人,不能让他永远忠贞,只有让他永远难忘。于是,爱让她走向极端,不遗余力。

记得她!

黎明的江边,水声寂寂,鸟鸣戚戚,一切安谥而美好,而他忽然泪流满面。生平第一次,他认真地思考起爱情的课题,第一次,他想到了所谓忠贞,所谓执着,所谓永恒……

他有一种感觉,他辜负她,不只是今生。

那个晚上,当他再到“百鸟吧”时,她已经辞职了。其实他早该想到的,却只是忍不住。

只是忍不住……

第十三章 三十二岁:天使的悲剧

脚步永远追不上自己的影子,目光永远读不懂自己的眼睛。

心爱是同天使和魔鬼一起走的。

她向他们保证:“你们说得对,人生不应该总是抱怨,还有很多事可以做。从今以后,我不会再堕落了。”

天使大喜:“你终于醒悟了。”

魔鬼却瞠目:“什么?我竟然帮助人改邪归正?”

心爱感喟:“如果后悔这场错爱,就应该知错能改;如果不后悔,更不该自甘堕落。无论是不是一场孽缘,都不应该以此为理由来惩罚自己。”

她背起行囊,继续四处走。

但却不再是盲目的流浪,更不再混迹风尘。她恢复了真心爱的身份,卖掉名下所有的产业,重新接受片约与合同,却把所有的收入悉数捐献慈善机构。

那些荒唐的岁月应该结束了,她不想为自己忏悔,却也不愿意为自己辩白。只剩下最后的五年,枉来人世,她总得做点什么,给人世间留下一点可以纪念的东西,善的美的好的东西。

她叫真心爱,却错爱了卢克凡一生。漓江的一夜,了偿他们前世今生所有的孽与债,爱恨同泯,恩怨两忘。最后的五年,她希望可以生活在没有卢克凡的记忆里,无论是爱的记忆,还是怨的记忆。

宁可,走遍天涯海角,将这一份真心的爱,献给更多需要爱与温暖的人群。

艾丽丝此时已是两子之母,听说旧主人终于肯重新现身,激动得泪涕交流,硬是要拉她到家中来做客。心爱这才知道她嫁的人不是别个,竟然就是自己的少时好友李远征。

原来那年远征来美国留学,自从被心爱婉言谢绝后,沉寂一段时间,静下来反省自己,又觉不够男人气,说好了是要做一世朋友的,如何求爱不成便形同陌路,岂不叫人笑话心胸狭隘?便又回头来找心爱,却听艾丽丝说她回国了。他无法,只得把自己电话地址写给艾丽丝,要她等心爱回来后给报个消息。

两人这么着便有了联系,隔三岔五地通个电话,有时聊多两句,竟然颇为投机,便又发展至约会见面,一来二去,竟然修成百年之好。如今,已经有了一对十分可爱的双胞胎男孩了。

心爱十分欣慰,连声恭喜说:“天下的好人聚到一块儿了,这才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呢。”

李远征低了头嘿嘿笑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半晌,问:“克凡怎么样?”

“我们久不联络了。”心爱的语气平淡,仿佛在说陌生人。她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活在记忆里,无论是前世的至爱,还是旧时的好友,但凡关乎情爱,统通置之度外。

心爱只略坐片刻,便站起告辞。艾丽丝拉着手十分舍不得,说什么都要继续跟着她做回助手。心爱婉言劝:“我要去的地方,都不适合良家妇女。你还是替我打理好莱坞的事情就好。”

她去的地方,的确九死一生。灾区,疫区,战区,哪里离死亡最近,哪里便有她的身影。她与爱滋病人握手,给有需要的人献血,同灾区的医护人员并肩作战,与恐怖分子近距离对话,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四方疾走大声呼吁,捐出每一分义演所得。

借着天使的指引与帮助,真心爱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到最大。

西岭雪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