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生·花/两生花(人鬼情系列之九)(33)

不到两年,全世界都知道了有真心爱这样一个救苦救难的天使,善良,勇敢,娇小的身体里仿佛有无穷力量,带一个寂寂的笑容,哪里艰苦哪里去,永远出现在人们最需要的地方。在她的生命里,仿佛没有任何畏惧,也没有任何个人的欲求。

为了方便行走,她剪去一头如云长发,白衬衫牛仔裤,铅华洗净的脸仿佛大雨后的天空一般清朗明净。

世人并不知道天使的存在,在他们的心目中,假使真有天使,也就是真心爱的样子。

魔鬼向天使祝贺:“她终于归属了你。”

天使却很谦虚:“不是我在引导她,而是爱。”他明知魔鬼对爱的理解有限,进一步解释,“生命并不是无限的,死亡便是它的尽头;可是生命是循环往复的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生命的力量又是强大的。生命脆弱,是因为有死亡这个茫茫的威胁在起作用,可是由于生命被一种无限的爱所引导,无限的爱化解了天地间一切的矛盾,使生命的意义得到最大的提升。生命的结束并不代表爱的结束,而生命的新生却一定是爱的新生。爱是超越生命与死亡的真正的大能。真心爱能够转世重生,就是因为她对卢克凡强烈的爱情;后来的性情大变,则是因为一度失去这份爱;但是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,如今她重新焕发的,是一种比男女之情更加博大更加无私的爱,是这份博爱的精神在引导她,提升她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好了。”魔鬼才不想听这些,他关心的只是结果,“那么她现在到底归谁?是不是要跟你走?这里没我的事了?”

“上头没指示,我也不知道。”天使感慨,“她一度堕落,已非完璧,我不知道最终还可不可以将她的灵魂带入天堂。”

“不是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?”

“一种说法而已。”天使十分无奈,颇知己地说:“你我都知道,无论天条还是狱规,都并不十分公正。”

难得魔鬼也赞同,且面有戚然之色:“如果要她跟我走,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出手。”

天使看到魔鬼眼中的泪光闪闪,惊讶得不能再惊讶了,简直比看到上帝的感召更叫他激起崇高之情。他热泪盈眶地第一次拥抱了这位大相径庭的搭档,热烈地唱歌般地赞叹:“太好了,太美了,你的眼泪,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财富……”

魔鬼被他弄得很不好意思,且对这个过分热情的拥抱也大不习惯,两人推推搡搡着,谁也没有看到,有个晶莹透剔的灵魂正在向他们飘来……

卢克凡觉得茫然。

他只有再一次从报纸上了解心爱的消息——她在抗洪前线参加赈灾义演,她往埃塞俄比亚探访疫区灾民,她将百万广告片酬捐给希望小学……

她是一个天使,冰清玉洁,高高在上,婴儿那样纯真,英雄那样勇敢,圣母那样无私善良,与邪恶低俗势不两立。

他仿佛从来都没有真正地认识过她。

在江边的一夜仿佛一个梦。

他有些怀疑,那一次狂欢到底有没有过,那真的是心爱,还是任何一个舞女借了心爱的相貌来与他玩笑。

或者,根本是他思念成狂。

他试图与心爱联系,然而她行踪无定,日理万机,就连艾丽丝也常常捕捉不到她的身影,更何况隔山隔海的卢克凡?

他只得像任何一个影迷那样,天天看新闻。

而这一天,他从报纸上读到了心爱患病的消息。她的生命,已不久长。

卢克凡揉一揉眼睛,几疑看错——爱滋病!真心爱染上了爱滋病!

世界慈善组织集中了全球最好的一流医生为心爱会诊,却仍然宣告医治无效!她的生命,不会超过两百天!

她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爱戴,却不能为自己赢得哪怕多一天的生命!

这太不公平!

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报道着心爱病况的进展,电视人做了系列短篇,追踪她一生的足迹,人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真心爱在她的全盛时期一次答记者问的谈话,关于芥川龙之介《地狱变》的故事——“画师为了画作而付出的,是连自己也不能想象的代价!”

她自己又何尝不如此?

暗恋者为了爱情、慈善家为了慈善而付出的代价,同样是不能预知的。

猎人死于虎口,渔者葬身鲸吻,拳师在擂台上风光复惨败……所有的理想,都会诱惑他的信徒作茧自缚。

心爱的美丽加重了这故事的悲剧力量,人们为她所悲,为她所痛,为她所不忍:她的一生,就像一盘开头便走错了的棋,无论怎么救,都注定是败局。

她对卢克凡的爱,使她经受了一生的孤独落寞;她对全人类的爱,则提前结束了她的生命。

卢克凡的名字连着真心爱的名字被一再提起,媒体们再一次围堵在他必经的路旁,请他对此事发表演讲。克凡来者不拒,毫不迟疑地公开表示:他每一天都在为真心爱祈祷。并且已经向剧组请准了假,只要目前的拍摄稍微告一段落,他便要越洋探望真心爱,并将陪伴她左右,直至战胜病魔。

剧组也适时地召开了记者招待会,对真心爱的不幸深表惋惜与祝福,表示支持卢克凡的探病远行,只是目前拍摄任务紧张,不得不耽误他的行程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剧组在借机宣传新片,未免表示不满。网络上充满讥讽之辞,纷纷质疑卢克凡的真心。剧组迫于压力,终于答应提前给卢克凡假期,准他前往探望。与之同行的,还有闻风而动的各大媒体记者,而纽约那边,更是早已安排了摄制组准备全程拍摄这一次关乎生死的楼台会。

然而就在这时,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却再一次令所有真心爱的影迷们惊惶失措:真心爱,居然失踪了!

她在网上发表了告全体挚友书,大意是:所有的动物都有一种本能,就是行知将死,会晓得选择一个隐僻的地方平静地死去。她感谢人们的关心,但请大家不必太以生死挂怀,她的一生丰富多彩,不算白活,在这里,她提前和大家说一声永别了,然后,将寻找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安静地、不失尊严地等待死神降临……

泪水和鲜花淹没了整个互联网,所有的人都在痛声疾呼:心爱,回来!

其中,又属卢克凡的寻呼最为引人注目,他痛心疾首地忏悔自己没有早一天成行,以至于同心爱失之交臂。他以真心爱的终生爱人自诩,将自己和心爱从小到大的恋爱经历公之于众,对自己的花心和薄情做出了最深刻的自责,表示愿意与心爱共生死,乞求心爱给他一个补过的机会,让他们的爱情与生命同在。同时请求所有的人,如果知道心爱的下落,请一定与他联系,愿意重金相酬。

不仅在互联网上,卢克凡还采用各种方式,几乎在所有的媒体上都发起铺天盖地的寻人广告,电视、广播、报纸、杂志、乃至路边的灯箱、标语牌,到处都是卢克凡的真切表白:

“心爱,不要再躲着我,允许我陪伴你到生命最后一刻!”

全世界人民都在关注着这个寻人广告的下文,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卢克凡的这一行动是炒作还是真心,他再一次大红大紫,不但在他的FANS中人气高涨,并且一总赢得了“真心爱迷”们的爱戴。

从前真心爱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谈话在电视节目中一次次地重播——

16岁时,她初初开口说话,第一次向记者介绍卢克凡,便直言不讳:“从小到大,他一直是我,心上的人。”

自好莱坞回国宣传新片,再见卢克凡,她如誓言般回答他的思念:“今生今世,他是我惟一至爱,至死不渝。”

至死不渝。

如今,真心爱真的要死了,她将置她的爱情于何地呢?她的至死不渝的爱情,她将它藏在哪里,携向何处?

卢克凡声泪俱下,在电视节目中情深意切地呼唤:“告诉心爱,我爱她,我在找她,请她不要躲开我。”

西岭雪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