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生·花/两生花(人鬼情系列之九)(36)

卢克凡的心一点点收紧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。真心爱不再爱他,这怎么可能?她几乎是从出生起就一直在爱着他的,她的爱予取予求,海阔天空,怎么会有穷尽?

“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也可以认真地爱一次?”他苦苦哀求,“我被你爱了那么多年,难道,不可以让我也爱你一回?我不求你也同样地爱我,只要你肯接受我的爱就足够了。难道这也不可以?”

心爱几乎心软。眼前是她爱了两辈子的大少爷啊,他形容憔悴,风尘仆仆,名牌西装被揉得稀皱,肩头发梢甚至还粘着柳絮,而这一切,都是为了她。可是,她已经穷途末路,几乎闻到坟墓上青草的味道,在这个时候,无论爱恨,都该同泯,她不愿再同他纠缠。

生命的最后时间,她最想躲开的人,就是他。

“爱是很私密的事。”她冷冷地答他,“你大可以向全世界宣布你爱我。那也是你的事情。根本不必在乎我是不是接受。”

“你不相信我。你认为我是在做秀,是不是?”卢克凡几乎要疯了,“你说,我怎么做才可以让你相信?要我怎么做?要不要我和你一起患病,一起死?那就来吧!”

他忽然冲上前,疯狂地拥抱住心爱要强吻她。无论心爱怎样闪躲,他只是不放弃。一个女人的体力终究不能与男人相抗,何况是一个病弱的女人与一个强壮的男人,何况那男人形同疯魔。

终于,他们的唇紧密相合,辗转相吻。眼泪流进嘴里,他的泪和她的泪,都融在一处。

克凡在这一刻已经不顾一切,她要上天堂,他随她去;她要下地狱,他也愿相从!

一个人一生中总会忘我地爱一次。他爱的人,只能是真心爱!他们之间,有上下两辈子的恩情要算!

他终于爱上了真心爱,他终于看清他们所有的缘孽与因果,他多么想好好地爱她,偿还她,可是,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卢克凡几乎要疯了。

卢克凡已经疯了。

卢克凡不得不疯。

他的心疼得仿佛要裂开,而心爱只有比他更痛,更绝望。

心爱用尽一生的力量来争取克凡的心,如今,她终于如愿,却忽然明了:爱,其实只是一个人的事情。坚持另一个人与自己同步,只会毁灭对方。

父母去逝后,她悲痛欲绝,一直内疚没有在他们在生时好好地陪他们;如今,她命在旦夕,又令克凡后悔不已从前没有好好陪她。

每个人都在悔不当初,每个人都要等到失去之际才肯反省,每个人都不满足,不快乐,不甘心。

她并不是那与众不同的一个。她一样地贪婪,一样地任性,一样地自私自利。

她的这一生,与其说是寻爱之旅,还不如说是一场战争,与卢克凡之间的战争,敌进我退,敌退我追,若即若离,患得患失。如果说是他欠了她才这般赎罪,那么她又是欠了谁才执着一生?

她有些出神地想:前世的前世,她与大少爷又是什么关系呢?她因为前世没有得到他的爱而许诺今生,然而前世的前世,会否,她才是伤害他的原罪?最初的最初,他们的因缘是如何结下的?是谁先负了谁?

然而无论如何,她希望这是最后一世,她与他携手赴黄泉,或者依然隔山隔海,都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她已经带着记忆同他走了这一回,清醒地、执着地、按照自己的选择活过一次,这便够了。

心爱仰望上苍,眼中满是泪水,仿佛听到她自己在前世临终时的誓言:我要重活一次!我要得到爱情!我要世人还我清白之名!

“我错了。”她辗转地、悲哀地、在克凡的怀抱中喃喃低语:“是我的错,我不该要你陪我重生,如果还有下一世,我情愿你忘了我,我也忘了你,我们就算是走到面对面也不要再相识。我要你好好地活着,不用管我是谁,你不欠我的,我也不再找你了,我还你无牵无挂……”

克凡泣不成声:“心爱……”

心爱的叹息低不可闻:“为什么要找我呢?为什么不能和从前一样,快快乐乐地做你自己?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,你找到我,只会看着我一天天枯萎,假如让你也染上病毒,我是死都不会安心了。”

“我不管。心爱,如果你还有一年好活,我们就快快乐乐地过一年的日子;如果你只有一天好活,我们也好好地相爱地走过这一天。你喜欢旅游,我陪你去天涯海角;你喜欢安静,我陪你隐居山林。只要你喜欢的,我都会陪你去做,心爱,不要再拒绝我!”

某年,某月,在大西洋的某个无名小岛上,有一对神仙眷侣,他们的爱从盘古开天辟地起就已经开始了的,经历了几个世纪的聚散离合,如今,终于是又要分开了。

克凡紧紧地绝望地拥抱着心爱,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同她合二为一,才可以永生永世不分开。

死亡和爱情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美丽,这两件事竟可以与同一个人分享,已经弥足珍贵。或许,他应该庆幸他终于在临死之前通晓爱的真谛,庆幸可以与至爱的人一起面对死亡。

可是,即使他自愿与她同年同月同日死,又可以保证他们能够同归地府或是天堂吗?可以保证轮回之后还可以再世重逢吗?可以保证下一次的同年同月同日生吗?可以保证再生后的永恒相爱吗?

这些日子里,他们走过了许多的地方,他陪伴她,呵护她,疼惜她,把所有亏欠她的爱情都加倍地偿还给她。早晨,天刚蒙蒙亮,他便拉她起床,一起去跑步、晨练、呼吸新鲜空气,他坚信这样对她的健康有好处。然而她却是一早放弃了,因为她知道自己生命的期限,那是死神早已设计好了的剧目,方式或许不同,时间早已注定。可是,她却不忍心拒绝他的好意,只得勉强自己早睡早起,跟他一起尝试各种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的奇怪食品,民间秘方。

如今,一切终将结束,尘归尘,土归土,功名爱恨,皆成灰烬。

他们并没有静止地疗养,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,而是边走边唱,游山玩水,她因身体不适,时时觉得疲倦,他便背着她上路,唱歌给她听,她伏在他宽阔肩膀上向外看,整个世界都变得格外美好。也许最醇美的并不是七八年的勃根第红葡萄酒,而是他深情的眼神;也许最芬芳的也不是荷兰的郁金香,而是她甜美的笑容。

然而有一天他终于也倒下来,竟不知什么时候染了病,彼时她也曾撕心裂腑地痛楚过,他却如释重负,有种求仁得仁的欢喜;他们彼此搀扶,跌倒了再爬起,直到谁也走不动,便租了这只船,随波逐流……

云淡风轻,轻舟如叶,卢克凡与真心爱肩并肩地漂流在大西洋上,一同漂向生命的彼岸。

他有些恍惚地说:“心爱,这些日子里,我常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,梦见你我穿着奇怪的衣裳在跳舞,四处有桃花在飞。心爱,我们是不是认识很久了?比青梅竹马更久。也许,从天地鸿蒙起,我们就已经认识了,一世一世地轮回,一世一世地寻找,一世一世地相爱……”

心爱的心中有一千一万个不忍,不忍克凡为她受苦,不忍克凡与她同归,不忍爱情如此艰辛磨难。在生命的最后时段里,她终于得到自己所渴望的一切,与至爱的人形影相随,他们如心所愿,相携相伴地走遍千山万水,眼神纠缠,一分一秒都不肯分开,世界上最相爱的情侣也没有他们这般亲密。为此,她已经在上帝和死神前祈求了两生两世了,但是如今,她只想结束这一切。

她的眼神已经渐渐涣散,声音微弱,却仍然坚持着、一字一句地、说出与克凡相悖的誓言:“一切该结束了。都该结束了。如果还有来生,我只希望,再也不会遇见你,遇见了,也不要相识,更不要记得。克凡,永生永世,我不要再与你有任何瓜葛,无论爱与恨,都烟消云散……”

西岭雪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