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情夜(2)

"骄阳哥哥,骄阳哥哥……"几年后,我的身后便有了一个小小的尾巴,只要在霍府,你总能够听到那个小尾巴娇嫩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,从早上到晚上,似乎他从来不知道厌倦。

那年冬天,我随着父亲出游历炼,如歌追着我的小马走了半里路。

"爹!他还在跑哪!"我从哈出的雾气后面看着远处越来越小的身影,心里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如歌。

"哦。"爹照样赶着他的马儿,头也不回。

"就'哦'?"我瞪他。

"那你叫我说什么?"

"他、他还小,会冻着的!"

"呵……"爹爹笑了起来,"好像你多少岁一样,你不也才十一?""你!我不管,我要回去。"我再次回头,已经看不见他了,心被狠狠揪了一下,一扯缰绳,回马就往后走。

"骄阳……哥……格……"他摔了一下,扑在雪地上,满身是雪,抽抽答答的哏噎着我的名字,连哥哥都已经喊不清楚了。

心里很难受,赶紧下马抱起他来,哄着:"不哭不哭,我又不是死了……""哇--!"话还没说完第一句,他就放声大哭起来,"骄阳哥哥不要我了。""我、我哪里不要你?"苦恼的看着怀中的娃娃,粉琢的脸上多了些泪水,弄的好像雪人一般,"我是出去锻炼啊!你知道锻炼吗?就是大人才做的事情……""那……"他眨着泛泪的眼睛看着我,"骄阳哥哥是大人了吗?""当然。"我得意的回答。"和你是不同的。"

"哇--!"他又痛快的哭了起来,"所以、所以不要了我吗?""不是……不是啊!"他越哭越大声,我懊恼的站起来,一声怒吼:"别哭了!"放下他,转身上马,"你乖乖在庄子里等我回来!不许在哭闹了!知道吗?我过三个月就回来了!

他吓了一跳,忘记哭泣,"可、可是……"

"没有可是!"我一挥鞭,马儿飞一般的离开。

"怎么样了?"爹爹笑着问我,让我狼狈的低下头,身后继续传来震撼人心的哭声。

"就那样。"我叹气,再次回头,很快回来,我暗暗的下了决心,很快回来,如歌,然后,我便再也不与你分离了。

传出霍群风之子霍骄阳被掳是在我与父亲出游两个月后,回到家里,才知道原来被误当作我掳走的是如歌。两个月间,他穿我的衣服住我的房间只为等到我回来……大堂之上,空气之中一片死寂。

"爹爹……"我站在堂下,轻唤了一声。

"……"爹爹抬头,却没有看我,远远盯着某处,"你水叔叔和我有八拜之交,对我恩重如山,当年如果不是他们夫妻两人连手抗敌,拼命救我,我怎么会站在这里?""爹?"我不安的叫他。

"水兄临死托付如歌给我,我便下定决心要让他活的愉快,让他如同自己亲生一般。却没想到……"他低头叹息,"我欠水兄的,如何还得完?""爹爹,你--"

"住口!"他猛站起来,看着我,仔细看了多次,眼里有着无奈和悲伤,"你以后不要叫我爹了……""爹,你、你怎么这么说?"

"这,是我欠水兄的啊。"他叹息,"如果掳人的人知道绑架的不是霍骄阳,如歌恐怕活不下去了。""可是……"

"骄阳!"他唤我,"你难道不想如歌吗?"

"我!"我语音顿住,双手紧紧握在身侧,我怎么不想他?我怎么能不想他?

"委屈你了。"父亲拍拍我的肩。委屈了,我那时候,也才十一岁而已。

隔天,我便被秘密的送走,隐藏在清凉寺中。随着爹爹的师兄学习武艺,爹爹也全力开始搜索自己的"儿子"。然而,竟然石沉大海了无音讯。如歌一日没有找回,我便一日不能恢复霍骄阳的身份。

爹爹,偶尔也会愧疚的过来见我。

"骄阳!"他已经不再是武林盟主,也不在驰骋江湖,他见到我,便给我跪了下来。

"师叔!您这是做什么?"我一呆,连忙回跪。

"骄阳……"他竟然哭了起来,眼泪从他的皱纹中流出,"骄阳,你恨我吗?"他问我。

上一篇:七夜之无眠夜下一篇:欲望之城

傀儡偶师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