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情夜(4)

寿筵之间,依然热闹非凡,最疯狂的是,加入了不少少年少女随意让人享用。我挥开几个贴上来的人,受不了的推门出去。

往事随风,瞬间又过一秋,缓步随落叶,在庭院间行走,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去亲手杀过人了。但是,在手中死去的人却是一次比一次多。

"不……嗯……"狭小角落里出来痛苦和快乐结合的声音。我皱眉,连外面都是那么荒淫无度,看来这教真是要倒了。

"啊……爷,再来,再来……啊!"那下面的少年,拼命的喊叫着,声音……却是那么的熟悉。

"妾,绝情。"我记得三年前在大殿上这个声音说出的唯一两句话。

"骄阳哥哥……"我也记得在雪地里这个声音哭喊出我的名字。

不知道,是什么让它那么深刻的抓住我的心,让它永远成为我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。

我大步上前,一把抓住那男人的头发,扔了出去。接着,清晰的看着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,淫乱不堪的他。本来应该是细腻光华的皮肤上布满了鞭痕和烧伤烙印。脸上,身体上到处是没有干的精液和血液。

我伸手过去,想帮他擦脸,他却保持着张开腿的样子,拉住我的手,吃吃笑着舔了起来:"爷,您别走啊。我们继续,继续……"他说着,把舔湿润了的我的手指,往他后穴塞去。

我又气又急,伸手就甩了他一巴掌。

"啪!"

那声音太清晰,太理智,太过高尚。虽然不大,却在这淫乱的夜晚里,划开了一条口子。

他红着半边脸,看着我,然后,哭了起来,小声哭着,也不换气,就一直哭到没有声音。我怔怔的站了半天,叹息了,跪下去,抱住他,把他太过冰凉的身体与这寒风刺骨的世界隔离开来。

他在我的怀里,轻声哭着,"骄阳哥哥……"

我的双手一紧,紧紧抱住他。那长达十几年的思念,便在这一瞬间瓦解了……"求教主答应。"我跪在教主面前,第一次这么强硬。

"哦……什么事情?"

"求教主把绝情赏给属下。"

"为什么?"他问我。

"属下……喜欢他。"

教主只是笑了笑。"你要,随便拿去就好。我已经不需要他了。""谢教主。"我心里一松,又警惕起来,什么事情会这么容易?

摸了摸手中的信鸽,随后抛向空中,看它展翅而飞。心里绷紧的弦松了一点。那信鸽带走的是三年来我绘制的逍遥教机关详细图,人员分布图,和搜集的许许多多罪证。为的,是把逍遥教一网打尽。

我往回走,脚尖一点,便窜向一边的树林,伸手抓住那个黑影,没等他低档,左手就扣上他的命门。

"谁?"

"是、是我,主子……"轻轻细细的声音,是我熟悉的,我放下手。

"绝情?"

"是我。"

我拉他出来,就着月光,看清楚他的脸,苍白的还有些慌张--那晚以为他唤我是认出了我,却原来不是。

"怎么会在这里?"

"我、我睡不着……出来,出来逛逛……"他说着明显的谎话。

"是吗?能逛到我禁止你进来的废园?"我问他。

他看着我,脸色越来越苍白,身体不住颤抖,"扑通"跪了下去,"绝情该死!绝情该死!""是教主派你来监视我的吧?"所以教主才那么容易答应我的要求。

他跪在地上,不住磕头,却不回答。

"你知道我在做的是什么事情吗?"我说。

他摇头。

"原来跟随教主,你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。"我抚摸着他本来锁着项圈的脖子,"我对你,好不好?"他点头。

"那么……我现在做了这些事情之后。我便不再受教主控制,你也不用再受教主控制。不是很好吗?""真的吗?"他问我。眼睛里有了难以相信的希望。

我笑了,"真的。"

鲜血,飞迸出来,沾染上我淡绿色的长衫,手中的伤心刀紧紧亲吻对方的心脏。听见熟悉的骨头和肉体被划开的声音,我知道我终于胜利。

"怎么……可能……?"教主痉挛着,用反白的眼睛看着我。

上一篇:七夜之无眠夜下一篇:欲望之城

傀儡偶师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